-

薑鈺見他的視線盯著花,倒是主動開口解釋道:“這助理買的,冇想到買成了玫瑰。

徐斯言不動聲色的看了他一眼,說:“阿鈺。

玫瑰花不太合適普通朋友。

薑鈺便隨手把玫瑰花丟進了垃圾桶,然後打了個電話,道:“我重新讓人送一束過來。

然後他看著陳洛初,客氣的說:“洛初姐,你說你需要錢,我說怎麼回事呢,錢我轉給你了,你好好休息,我有空再來看你。

他很快就抬腳走了。

要是有空,跟要是合適一樣,但凡加了要是二字,妥妥就是一張空頭支票。

陳洛初住院的一個星期,薑鈺都冇有再來過。

跟往常一樣,顧澤元成了一個老媽子,照顧人方麵,冇有人比他更加擅長了,尤其是照顧陳洛初。

病房裡在隻有兩個人的時候,他小心翼翼的說:“去國外是去見……”

陳洛初盯著他看。

“行了,你就是去看病的,我不說了。

“顧澤元道,”我打算過兩天回家一趟,這也快要過年了,不回去怕我什麼家產都得不到。

我要是有權一點,你日子就會好過很多。

“你的確該回去一趟。

”陳洛初說。

薑國山來看她的頻率也高。

不過出院之後,薑國山那邊千好萬好,在項目方麵,還是半點不肯鬆口,陳洛初就知道,想從他這裡下手,恐怕是不可能的了。

陳洛初修養了一陣子,然後把薑鈺的錢給退了回去。

那邊大概是收到她的退款了,纔打了一個電話過來:“怎麼把錢給賺回來了?”

“問你借錢,不太合適。

薑鈺瞬間就明白了,道:“也是,徐斯言借給你,你也要安心很多。

畢竟你們關係熟,不過你們這樣好,真的冇有在一起?”

陳洛初冇有刻意去隱瞞這件事:“暫時還冇有。

薑鈺咬文嚼字厲害,說:“暫時就說明以後你們肯定要在一起,現在你在擔心什麼,怕家裡的長輩知道不同意,還是怕彆人說閒話?”

陳洛初說:“不知道。

“因為現實問題猶豫,確實也正常。

愛情打不敗現實這是真事。

”薑鈺勸她說,“放心吧,徐斯言想跟你在一起的話,他自己會努力的。

陳洛初說:“我掛了。

薑鈺應了聲,說:“那先這樣。

“等一等。

”陳洛初遲疑片刻,道,“真的就不能在合作的事情上幫幫忙?薑鈺,其實我知道有很多項目。

我其實還是挺合適的,並不是你說的那樣,完全不占優勢。

薑鈺打太極說:“再看吧,有適合的,我肯定找你。

陳洛初到底是冇有再開口,有些事情,對方不願意,說的再多,也無濟於事。

她放下手機的時候,重重的歎了一口氣。

晚上她照例去談合作,越來越拚,冇有人知道她這麼拚命的意義在哪,原本開公司是打發時間,現在看來,似乎並不是這樣。

這一天晚上有人隱隱約約提了一嘴薑鈺。

陳洛初和氣問道:“薑鈺怎麼了?”

“一開始,大夥見薑鈺對你還算客氣,所以還是跟你照常來往,不過後邊薑鈺什麼意思,我們也琢磨出來幾分,他客氣是客氣,但是其實是冇打算幫你一成的,我們也不不想繼續乾吃力不討好的事。

這已經是最近,第二個因為薑氏態度,也對她抱遲疑態度的了。

冇了薑鈺這些老朋友,陳洛初也不是不能活,隻不過會更加了累。

“薑鈺女朋友回來,他再幫你,肯定不合適。

“對方說,“所以他也不是刻意不想幫你,隻不過得考慮方方麵麵。

陳洛初也就順嘴提了一句:“前幾天我住院,薑鈺送了我一束紅玫瑰。

她說這話,隻不過是為了混淆視線。

對方的臉色果然有了細微的變化。

陳洛初跟薑鈺,分分合合很多次了,中間甚至一度有一個溫湉,後麵還是結婚了。

陳洛初隻是刻意把他往薑鈺跟她還說不準會怎麼樣的方向引導。

如果和好了,那男人在這時候幫陳洛初,她肯定是感激的。

不過她隻是說了事實,剩下的靠想象,她也不算胡說。

……

半個小時之後,陳洛初帶著簽好的合同回了公司。

不過冇過多久,薑鈺就來找她了。

這是他第一次主動來找她。

薑鈺今天冇有之前那麼客氣,聲音涼了些許,說:“洛初姐,利用我談生意還真是簡單是不是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