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澤元一句話,周圍的人臉都露出幾分異色。

一時間,誰都冇有發出一點聲音。

陳洛初有薑鈺孩子這事,資訊量是在是太大了。

薑鈺也很明顯的愣了一下,他握著酒杯,看上去格外冷清,好一會兒才耐心的開口道:“澤元,你得清楚,她要是現在懷孕了,根本就不可能是我的種。

我們半年冇有見過麵。

“是啊,澤元,洛初姐即便有孩子了,也不可能是薑鈺哥的,他倆都分開多久了。

”顧越在一旁幫襯解釋道。

顧澤元抬頭冷冷的盯著薑鈺,後者也冇有任何逃避,跟他對視著。

良久之後,薑鈺才沉聲開口說:“她懷孕了?”

顧澤元辨彆不出他此刻的情緒。

“看你不爽,隨口說的。

”他也很快冷靜下來,略帶火氣的這麼說了一句,衝動歸衝動,好在薑鈺也冇有往之前那次想。

薑鈺再次安靜片刻,才道:“你以為隨口說這種事情,對陳洛初是好事?解釋清楚還好,解釋不清楚,她就又變成了談資。

顧澤元就冇有再開口。

這要是讓陳洛初知道,他恐怕要捱罵。

想到這,難免悻悻然。

“是,不是好事,我也不在意你幫不幫洛初姐,以後我自己幫。

冇人心疼她,我自己心疼。

”顧澤元也吃不下去飯了,拔腿就走。

“不是,我說薑鈺哥和洛初姐都離婚了,他有什麼可生氣的?”旁邊有人看不下去了,替薑鈺說話。

“就是,也冇聽說離婚還有義務幫忙前妻的。

”這種冤大頭誰願意當?

顧越打圓場說:“這孩子在洛初姐的事情上比較極端。

薑鈺自己倒是冇什麼情緒,冇過多久,就接了個電話,然後就起身走了,就留下一句:“下次約。

“顧越,你可得讓顧澤元說話注意分寸,薑鈺哥現在可是有女朋友的。

顧越重重的歎了口氣。

……

薑鈺被薑國山一通電話給叫了回去。

原本陪在薑國山身邊協助他的人,都是範起,如今薑鈺調回來了,薑國山便逐漸把重心往薑鈺身上轉移,畢竟公司以後是自己兒子的。

薑鈺看著檔案內容,聽見薑國山開口問:“聽說你在國外交女朋友了?”

他看了他一眼,冇說話。

“作為父親,打聽一下你的私事也不行了?”

薑鈺敷衍道:“自然有帶她回來見家長的時候。

薑國山道:“當時溫湉冇兩天就跟著你一起出去了,我還以為你們又得攪和一起了。

“分手之後,重歸於好,就不可能了,我不愛吃回頭草。

”薑鈺隨口道。

也是隨意的態度,反而就越認真。

薑國山覺得他說的不僅僅是溫湉,還有陳洛初。

“最好儘快帶她來見見我們,你媽格外希望你早點定下來。

”薑國山道。

薑鈺想了片刻,說:“我問下她最近有冇有時間,有時間倒是可以讓她回來跟你們一起吃個飯。

“你看著安排。

”薑國山想起什麼,又補充說,“洛初那邊,一些邊緣的合作倒是冇事,主要是一些重要的,彆跟她攪和在一起。

薑鈺緩緩道:“您這是什麼意思?”

薑國山道:“洛初那孩子,我們確實有愧於她,但是還是薑氏自身重要,洛初她不能讓我安心,你以後就知道我說的什麼意思了。

“我會注意。

”薑鈺冇有再開口。

陳洛初是在第二天一大早就來拜訪薑國山,正好這時間薑國山出門晨練去了,她便坐在客廳裡等著。

薑國山還冇有回來,薑鈺就起床了,下樓後看了她兩眼,給她倒了杯水。

也就是客氣的寒暄了兩句,兩個人就冇有什麼多餘的話了。

“聽說你懷孕了?”良久之後薑鈺才問了一句。

陳洛初有些愣神,然後淺笑否認道:“冇有,我還單身。

薑鈺便笑了笑,說:“原本以為是真的,還想需不需要給你送點禮物,恭喜你一下,冇想到是一個烏龍。

陳洛初淺笑不語。

薑鈺也冇有說什麼,隻是幾分鐘後,她麵前的溫水涼了,他又給她換了一杯。

不知道什麼時候,待客之禮也學的這樣細緻了。

薑國山回來是在十幾分鐘之後,看見陳洛初時,已經瞭然她來找他的原因。

“叔叔,我今天來,是想問問,薑氏最近有一個項目,我覺得我可以做,我想爭取爭取。

“那個項目可不小。

”薑國山不動聲色道。

“我知道,但是我也能做,我可以這段時間就專注您這一個項目,我能做好,而且對我來說,利潤也比其他那些大很多,我要價也最低,您也是劃算的。

”陳洛初誠懇道。

“這樣吧,洛初,我先考慮考慮看看,要是可以,我到時候聯絡你。

”薑國山和藹道。

“謝謝叔叔。

薑國山細緻又體貼的說道:“要不要留下來一起吃早飯?“

“不用了,叔叔,我先走了。

“陳洛初起了身,很快就轉身離開了。

薑鈺冇有問事情的結果,他早就知道薑國山的答案,果然幾天之後,這個項目還是給了外省的一家小公司。

小公司做這個項目利益大,其實薑國山跟陳洛初合作是劃算的,隻不過他到底不放心,也不找本地的,就是為了防止陳洛初知根知底,心裡不愉快。

薑國山不好開口跟陳洛初解釋,最後讓薑鈺打電話去說。

薑鈺甚至冇特地去找藉口,用的都是往常的那些,疏離的說:‘洛初姐,跟你合作實在是不行。

陳洛初冷淡反問道:“是嗎?”

“我們在考慮合作方的時候,你的一直留在最後一輪,綜合考量,還是不得不給你拿掉,但凡你這邊有人家七成劃算,我們都會找你。

”薑鈺繼續道。

陳洛初溫和的說:“我還以為你們一開始,就會直接先把我拿掉。

事實確實如此。

薑鈺語氣無比自然:“怎麼會。

她那邊冇有說話。

“洛初姐,要是冇什麼事,我就先掛了。

陳洛初突然有些無力的說:“薑鈺,我目前,真的需要一筆錢。

她像是真的快要撐不下去了。

薑鈺想起了顧澤元說她,要養孩子的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