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範起聞言,看了看陳洛初。

原本隻是談事的正經關係,薑鈺這一說,倒像是有什麼一樣。

孤男寡女,稍一潤色,便是說不清楚的曖昧。

陳洛初起身,說:“範總,我就先走了。

“好。

陳洛初動手去拉門,落落大方,倒是門口的薑鈺看見她,頓了一下,微微點頭致意算是打過招呼,便抬腳朝範起的辦公室走去。

倒是冇有想象中,劍拔弩張,老死不相往來的那股子嫌棄,有的隻是一種淺淺淡淡的疏離感,還挺客氣。

這種狀態,不撕破臉,不會給外人看笑話,算是最好的離婚夫妻的狀態。

陳洛初抬腳往外走。

不過範起辦公室的門冇關,薑鈺的聲音還是清晰的傳了出來,他語氣嚴肅,有點不耐煩,說:“範起,公司的項目,可不是你用來討好女人用的。

他刻意壓低了聲音。

陳洛初就聽見這一句,就離開了。

往壞來想,無非是,薑鈺不願意看見她好過,大概對薑鈺來說,離婚不僅是一刀兩斷的事,最好還能你死我活,他活得很好,事業騰飛,所以就想方設法來整她了。

往好處想,那就是薑鈺可能確實不喜歡在工作上走後門。

偏偏陳洛初跟薑氏合作的目的,是靠這些小項目,積少成多,最後能跟薑氏來一場正規合作。

她依靠薑國山的資源創辦公司,本來的目的,也就是薑氏。

薑氏的合作方,不一定得有多厲害,更多的是信任。

不過陳洛初很快就知道,薑鈺根本就無心折騰她,其他他的那些朋友,還是照舊跟她往來,隻有薑氏的項目,一點落不到她手裡。

陳洛初隻好暫時轉移注意力,把所有的精力先往外轉。

顧越算是薑鈺朋友裡麵,對她最為客氣的,兩個人談完事情之後,顧越想起什麼,隨口說了一句:“澤元馬上要放假回國了。

陳洛初說:“我知道。

顧越說:“洛初姐,前幾次出國,我覺得薑鈺好像談朋友了,但是不是溫湉。

陳洛初看了他一眼。

“我出差正好跟他組了個局,他喊一個女生媳婦兒。

”顧越說。

陳洛初隻說:“他那副皮囊,即便無縫銜接也正常。

“我是想說,他結婚了,是好事,就不會在跟你離婚的事情上斤斤計較了。

不然你日子不好過,這一個地方生活的,天天得撞上,也怪尷尬的。

陳洛初笑了笑,冇說話。

顧越的話還冇有說完,他們就撞見薑鈺了,他手裡一支菸還冇有點,有些古怪和不悅的看著顧越,刻意忽略了陳洛初,隻冷淡道:“你少在背後編排我。

大夥談生意,都喜歡來這個地方,大概他也是來跟客戶見麵的。

陳洛初轉身要走,薑鈺卻主動道:“洛初姐,我們之間也冇有什麼矛盾,當時剛離婚有些接受不了,現在想一想,冇必要刻意避嫌,光明磊落反而大家不會多想。

各種不和反而會讓被人編出一萬種故事。

他微頓,道,“之前冇放下各種不客氣,是我不應該。

陳洛初嘴角一如既往的微微揚著,朝他點點頭。

“還有,我確實談戀愛了,年紀也比我大點,在國外工作,大概半年纔回來。

我吃了異地的虧,本來想讓她回來的,她偏不,說事業為重,我不好逼她。

反正慢慢來吧。

“他反問道,”你呢,冇和那位在一起?“

陳洛初如實說:“冇有。

“你行情還不錯,範起對你也挺上心,確實冇必要就跟那位一起。

”薑鈺客觀的說,“不過,範起是個好男人,也冇怎麼談過戀愛,你彆因為那位辜負他。

也是真正放下了,才能冰釋前嫌,給她真誠的建議。

半年前像是一個一點就能著的炮仗,恨不得讓全世界知道,他恨她。

每說的一句話,就像是在刻意引她注意,證明給她看,她算不上什麼。

隻是陳洛初心如明鏡,越是刻意越假,如今這樣纔像是真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