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即便冇有薑鈺,我也應該和你道歉。

”陳洛初看著範起道。

“那也是你喝了酒,我見過不少人喝醉之後說胡話的,就連爆了自己醜聞的都有。

範起的話,讓陳洛初彎了彎嘴角,又跟他道了謝。

有了他的幫忙,陳洛初還真去找了薑鈺那些朋友,原本那些對她避之不及的人,確實好說話了不少,有不少都表示願意跟她合作。

做生意本來就是滾雪球的事,賺到錢了,自然就能越做越好,能接觸到的客戶質量就會越來越高,項目也會越來越大。

半年時間,陳洛初的公司就往上爬了一個台階。

偶爾也能接到一些薑氏的活,當然,這得多歸功於範起,一些不太重要的邊緣化的項目,他會讓給陳洛初公司來做。

至於再重要點的項目,她就冇有這個機會了,一個是她冇有這個實力,另一個是薑國山不願意。

範起對此的解釋是:薑國山在工作上比較嚴謹,合作的都是幾年老夥伴,能不換新人,一般都不會換新人。

陳洛初總是笑著說:“叔叔為人謹慎,我再清楚不過。

至於到底是什麼原因,陳洛初其實清楚,無非是薑國山不想她跟薑氏往來太過密切。

週末跟徐斯言以及葉晨曦薑軍一起吃飯的時候,隔壁桌在討論薑鈺的事情。

這半年,薑鈺在國外確實把他的團隊帶得很好,這半年的業績也是實打實的好看,一向最看不上國內企業的某全球頂尖企業,跟他磋商了幾天,最終選擇了跟薑氏合作。

這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,同行同年紀的,這幾天都在討論這件事。

“薑鈺那小子,還真拚。

“以前就是個紈絝子弟,誰能知道他還真有兩下子。

“說薑鈺紈絝的,你是不知道最開始他自己創業的時候,他爸隻給了他七位數的資金,你看他後麵做的多好。

以小見大,彆的不說,薑鈺在創業這塊確實是有領導能力。

陳洛初他們這一桌,安安靜靜的,一點聲音都冇有。

隻有葉晨曦偶爾說幾句話,逗逗薑軍,老實巴交的孩子,經常被說的麵紅耳赤。

一頓飯結束,薑軍便站起來說:“陳小姐,我送你回去。

徐斯言看了他一眼,沉聲道:“我送就行。

薑軍堅持道:“我來送。

徐斯言冷冷的看著他。

陳洛初擦了擦嘴,平淡道:“薑軍送我吧。

徐斯言眉心擰成川子,最後妥協道:“我送晨曦回去。

一行人揮手告彆,陳洛初跟著薑軍來到車上,溫和笑道:“還這麼提防他?”

半個月前,她跟徐斯言談了一筆生意,回去之後,他把她堵在車旁,不容拒絕的親了她,之後親昵的抵著她的額頭要名份時,正好被薑軍看見了。

後來薑軍問她是不是願意的,她說她不願意,從那天之後,薑軍就開始防著他。

“他不是一個好男人。

“薑軍說,“他和薑鈺一個樣。

陳洛初莞爾。

“陳小姐,之後你得更加小心了,我剛剛上洗手間的時候聽說,那個薑鈺,馬上也要回來了。

他肯定看你不順眼的。

”薑軍篤定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