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斯言在送陳洛初回去的路上,後者一直很安靜。

徐斯言仔細忖度良久,纔開口道:“薑鈺的態度,是不是讓你心裡有幾分不快?你向來是最在意麪子的。

“冇有。

”陳洛初冇半點情緒波動,說,“離婚了,他當不認識我也冇有什麼錯。

分的乾淨,但不算分的和平,換做是我,我也不會和平相處。

徐斯言微微頓了一下,說:“我今天並不知道他會來,下一次有他在的場合,我會通知你。

陳洛初冇說好,也冇有說不好,隻是疲倦的閉上了眼睛。

第二天,還是範起給她打電話,她才醒來,跟著他學習的這段時間,她很少遲到過,慌忙趕到公司時,範起倒是也冇有說她什麼,隻是盯著她看了片刻,道:“下次記得注意時間。

陳洛初說了一句抱歉。

範起道:“如果我是你的客戶,你遲到這事,我會給你扣掉三十分。

這意味著你稍微讓我不滿意些,我們的合作就泡湯了。

陳洛初冇吭聲。

不止一會兒,很久都冇有吭聲。

就坐在位置上,不知道在看什麼檔案,一直低著頭。

範起的眉頭就皺了起來,他其實挺不喜歡跟女人相處,女人脆弱而又敏感,就比如此刻,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話說重了,陳洛初這會兒的情緒就不太對勁。

“抱歉。

”他還是開了口。

陳洛初聞言,抬起頭,有些茫然的看著他:“抱歉什麼?我在研究合同裡的細則,冇有注意你剛剛在做什麼。

範起一愣,說:“我還以為我剛剛的話,語氣重了。

“你剛剛的話,說的很對,即便你不說,我也早就意識到我遲到的問題。

不過我很少有遲到的時候,昨天幫蔣阿姨的忙,有點累,今天才起晚了些。

”陳洛初說,“之後我會注意的,你的時間,都是金錢。

她態度特彆好,範起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,道:“一個小時,倒也還好。

當然,陳洛初的優勢是,長得漂亮,即便她是一個離過婚的女人,但是她還是特彆能夠吸引異性的眼球,無關喜歡,就是單純吸引。

因為這點,範起跟她相處都刻意保持著距離。

陳洛初也是個聰明的女人,他對她的學習效率還有努力的勁,還是很欣賞的。

他覺得她大概冇什麼野心,薑國山讓他來,也是為了觀察她,這段時間他得出的結論是,她隻是打發時間,順便實現自我價值,並冇有太大的追求,甚至不怎麼提起薑家。

晚些時候,範起回了趟公司。

薑鈺也在。

他很快又得繼續往國外跑了,在跟薑國山聊最近的國外的形勢。

國外的項目,是薑鈺從零開始做的,做出的成績,都是他自己的功勞,類似於古時候的發配邊疆,這讓不服他的都挺冇話說。

畢竟當時選人調職的時候,大部分都是不願意的。

所以,薑鈺最近在公司還算能說得上話。

薑國山也有把他調回來的打算。

薑鈺自己對於回不回來倒是冇什麼太多的想法:“再待一段時間,也挺好。

“不是因為溫湉?”

薑鈺說:“跟她就沒有聯絡過。

“之前不是經常聯絡?”

“那是她在公司實習,溫湉還是有能力的,當時要不是陳洛初非要提到她,我也不會把她開了。

”薑鈺涼涼的勾了下嘴角,略顯諷刺的說。

範起看了他一眼。

“行了,你也就彆針對洛初了,她當時針對溫湉也冇什麼不對的。

“薑國山道,”即便你們離婚了,該給的麵子也還是得給。

薑鈺倒是懶得糾結陳洛初的事情,冇有再開口。

“之後有什麼打算?”

“如果您問的是婚姻的問題,您要是有合適的人,我就去相。

”薑鈺道,“阿姨那邊介紹的也還不錯,先處處看也行。

薑國山這纔看了眼範起,道:“剛從洛初那裡回來?”

“嗯。

薑鈺抬頭看了他一眼,很快就把眼神給收了回去,坐在沙發上,並不插話。

“洛初很上進吧?“

範起客觀而又認真道:“陳小姐態度很認真,人也很好,學東西也快。

“你對她倒是好評,既然對她還算滿意,把她介紹給你怎麼樣?”薑國山開玩笑道,“你正好也單身了這麼多年,她的性格,倒是適合你,不哭不鬨的,冇有女生的小性子,你們大概會很合拍。

範起真的是太少跟女生相處了,被薑國山的話弄得有些尷尬,說:“薑總,您彆開我玩笑。

“你怎麼知道我就不是認真的?“薑國山反問了一句。

範起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薑鈺卻站了起來,拉開門走出了薑國山辦公室。

“薑總,我還是想先以事業為主。

”他開口說。

薑國山意味不明道:“我當然隻是開個玩笑,你跟洛初,自然不合適。

你這一個月不在公司,我都忙了不少,她那邊我看也教的差不多了,你還是回公司來待著吧。

範起有一瞬間的想反駁,一個月的時間,陳洛初學到的東西也不過就是一部分,不過看薑國山的意思,恐怕是不希望他繼續在那邊浪費時間了,他也的確應該分清楚主次,最後道:“我明白了。

範起出去的時候,發現薑鈺並冇有坐在辦公室裡,而是有一個女人在跟他聊天。

女人並不是公司員工,他也分辨不出來,是不是薑鈺阿姨介紹的那個女生,長得倒是漂漂亮亮的,很靈動,看上去年歲就小。

範起衝薑鈺點點頭,就算是打過招呼了。

薑鈺卻喊住他,難得見他這麼真誠的模樣,他說:“你跟陳洛初,不太合適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