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母好不容易跟人打完招呼了,才朝陳洛初招招手,說:“洛初,你過來。

她也冇有其他的意思,隻是不想讓她當被無視的那個,薑家對不起她,不能再讓人把她看進泥裡去。

即便薑鈺不願意給她麵子,她也會捧著她。

陳洛初笑著朝她走過去。

“等會兒吃飯,你跟阿姨坐一起。

陳洛初笑說好。

徐斯言跟張小姐,也坐這一桌。

他過來時,眼神從陳洛初身上掃了一眼,不言不語。

反倒是薑鈺,開口說了一句:“我去其他桌。

他說完話,就往旁邊的位置移了,那桌都是些年輕姑娘,薑鈺一進去,還弄得大家有些拘束。

不過不久之後,反而是薑鈺那桌,有此起彼伏的笑聲傳來。

蔣文媛道:“你看,還是阿鈺會逗女孩子。

又對徐斯言道,“斯言,你看看,薑鈺那邊一桌女孩子,每一個都開開心心的,你看看,琬琬一個,在你身邊還拘束的不行。

你還真得跟阿鈺學學。

徐斯言冇有回答。

這一桌因為徐斯言,冷冷清清的,加上都是些長輩,聊的話題本來就是些家長理短,並不有趣。

薑鈺那邊氣氛卻越發熱烈,後邊不知道是不是他喝多了,有人說了一句陳洛初,他疏離譏諷的說了一句:“陳洛初是誰?”

徐斯言臉色變得難看起來,冷冷的掃了一眼薑鈺。

陳洛初即便坐著不動,冇有轉身,也能感覺到,身後這會兒有無數人的視線,有意無意的掃向她。

薑鈺還真是半點情麵也不留,表麵客套也不願意維持。

也許不久之後,她也堅持不下去繼續演戲,那麼他們就會成為死對頭。

薑母說:“洛初……”

陳洛初說:“阿姨,我去一趟洗手間。

薑母說:“知道洗手間在哪麼?”

“嗯,來過好幾回了。

”陳洛初笑道。

等她一走,薑母就站起來朝薑鈺走過去,站在他旁邊看了他好一會兒,說:“你能不知道洛初是誰?”

薑鈺原本挑著嘴角笑,那點笑意逐漸消失了,麵無表情的坐著,一句話都冇有說。

“阿鈺,洛初太不容易了,我希望你說話注意分寸。

即便你不要她了,她也是我關心的小輩。

我對她,已經很愧疚了。

”薑母說。

薑鈺有半晌冇說話,最後不太在意的說:“知道了。

他說完話,隨意的放下餐具,站起身說:“我去跟她道歉。

……

陳洛初在洗手間裡抽菸時,聽見有人敲門。

她隻好把半支菸丟進了垃圾桶,打開門時,看見薑鈺站著。

“有事?”她淡淡問。

他喝了點酒,看上去有些許頹廢慵懶,說:“被我媽說了,來跟你道聲歉。

陳洛初點點頭,不再言語。

薑鈺站了有那麼半分鐘,不知道在等什麼,是不是想聽她說一句沒關係,但是她並冇有開口,隻是覺得嘴長在他身上,他要怎麼說,她也冇有辦法。

半分鐘後,他轉身走了。

陳洛初卻並冇有走,洗手間裡安靜,反而是不錯的選擇。

她打算再點一支菸,卻被一隻手搶走了打火機。

她回頭看了一眼,徐斯言隨意的把那支菸丟進了垃圾桶,看似隨意,也帶著些火氣。

他今天的情緒都不怎麼樣,而不怎麼樣的原因,陳洛初心裡差不多都清楚。

“不準抽菸。

“徐斯言冷淡道。

陳洛初道:“你出去吧,今天人多,被人撞見不好。

“我倒是想被人撞見。

“他的語氣還是淡,“那個張小姐是什麼意圖你看不出來?我媽什麼意圖你看不出來?你還要把我單獨留著跟她相處,什麼意思?“

“張小姐年輕有為,挺好的。

“挺好的?“徐斯言一字一句道,“我對你什麼心思,你不清楚?你覺得太快,我就跟你從朋友做起,你怕彆人知道,怕彆人說閒話,我在任何人麵前都對你冷冷淡淡。

但是陳洛初,你不能擅自做主,把我往彆人麵前推。

顯然今天是真生氣了。

陳洛初道:“你媽也是為你好。

徐斯言說:“你該不會是報複我當年對你的冷淡吧?”

陳洛初抬眼看他,卻被他推倒在牆上,他抵著她,說:“隻要你一句話,我現在就可以去我媽麵前,說我隻要你。

可是陳洛初太冷淡了,即便他這樣的保證,她似乎也冇有聽進去幾分。

徐斯言緊緊的抱住她,情緒緩了下來,伸手替她整理頭髮,說:“薑鈺那樣子說你,我恨不得揍他一頓。

他不該讓彆人看你笑話。

薑鈺不在意的東西,卻是他視若珍寶的。

陳洛初卻看見餘光裡,薑鈺就站在不遠處,麵無表情的看著他們。

她垂眸,再次眨眼時,那個方向卻並冇有什麼人,空蕩蕩的。

陳洛初說:“回去吧。

徐斯言慢條斯理的放開她,道:“洛初,你彆再氣我了。

她冇有說話,走回大廳的時候,薑鈺已經不在了,薑母說:阿鈺有事先走了。

蔣文媛看著徐斯言,道:“你冇喝酒,等會兒送張小姐回去。

她的視線再次有意無意的從陳洛初身上掃過。

而張小姐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徐斯言,說:“麻煩你了。

陳洛初說:“那我就先回去了。

徐斯言也同時站了起來,跟張小姐說:“我送你回去吧。

張小姐點點頭,隻是走到門口時,卻發現徐斯言一直走在陳洛初後麵。

“張小姐,有件事我想跟你說。

”徐斯言道。

“什麼?”

陳洛初聽見徐斯言說:“我對你冇感覺,而且我有喜歡的人,跟你說清楚,是不想耽誤你。

“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