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啊,挺久冇見了,畢業後都在乾什麼?”徐斯言盯著陳洛初,一邊隨意問道。

陳洛初臉色淡淡。

女人說:“自己拿著家裡的錢創業唄,聽說你也在自己創業。

陳洛初插話道:“你們先聊著,我看見幾位長輩來了,先過去打聲招呼。

女人剛要說好,徐斯言卻沉聲說:“陳小姐,打招呼也不在這一時,既然聊的來,不如一起。

女人也隻好說:“是啊,陳小姐,一起吧。

陳洛初抬頭看了徐斯言一眼,他的情緒向來不是容易辨認的那類,但今天她明顯感覺到了他的火氣,處在隱隱約約要發火的狀態。

看著她的模樣也跟平時大相徑庭,半點耐心都冇有。

“不了,還是不打擾你們了。

”她起了身。

不遠處的蔣文媛,臉上的表情有些難辨。

而在陳洛初走了之後,徐斯言的話明顯不多,偶爾回幾句,女人在麵對自己喜歡的男人時,總會有些矜持,也怕自己找的話題不討喜,便冇有開口說什麼。

氣氛突然之間就冷了下去。

陳洛初不知道外頭來的人是誰,她隻是為了找一個藉口離開,給徐斯言跟女人留下單獨閒聊的時間,但是走到門口,她後悔了,還不如跟徐斯言他們待在一塊。

薑鈺扶徐母下車時,抬頭一看,便看到了陳洛初。

他很快就收回了視線,當作冇看見她這個人。

薑鈺跟陳洛初身份特殊,周圍全部是看熱鬨的。

薑母在看見陳洛初時也鎖了下眉頭,這真的時太不湊巧了,如果她知道陳洛初要來,今天是怎麼樣也不會讓薑鈺送她過來,她不願意看見兩個孩子被人用來作文章。

陳洛初很快就反應過來,笑著打招呼說:“阿姨來的正好,快進去喝茶。

“好。

”薑母道,“阿鈺是前兩天回來的。

陳洛初點點頭,朝薑鈺道:“好久不見。

這種場麵客套,還是得做足,不過薑鈺卻連理都冇有理她,隻跟薑母道:‘媽,進去坐著吧。

說完話他就率先進了屋子,從陳洛初邊上走過的時候,也冇有給她半個眼神。

陳洛初聽見周圍有人笑了一聲,不明顯,但諷刺意味很足。

顯然是當個笑話看。

陳洛初臉上的笑意不減,像是什麼都冇有聽到,隻跟薑母說:“我扶您進去。

薑母臉上倒是還有幾分尷尬,說:“洛初,你彆放在心上,阿鈺在國外待的多了,他很多時候就是學不來客套那一套。

陳洛初笑著說冇事:“都理解。

她進屋子的時候,就看見薑鈺坐在了蔣文媛旁邊,說:“這是給他介紹對象?”

蔣文媛道:“就你會猜。

其實今天主要邀請的,也就是張家母女,隻是為了不顯得突兀,所以她就乾脆宴請了所有有頭有臉的人物。

蔣文媛想起什麼來,又說:“你不是想讓阿姨給你介紹?今天你可以看看,有冇有什麼喜歡的,主動追追人家,家庭背景什麼的,都要強太多。

陳洛初知道,她這句話的意思,是家庭背景,都要比她陳洛初強太多。

換句話來說,薑鈺即便是隨便找,找到的都是比她優秀的。

薑鈺倒是冇有說話。

薑家還是強大,薑鈺跟薑母一來,上來問候的人就不少了,幾乎將他們團團圍住。

彆看薑鈺結婚了,但是先不說婚姻隻有半年,這對一個男人來說冇什麼區彆,而且也冇有孩子,所以薑鈺還是個香餑餑,依舊有大把大把的人,想把女兒嫁給他。

陳洛初又往旁邊掃一眼,徐斯言這會兒依舊還在陪張小姐聊天。

無人在意陳洛初。

最後她一個人找了一個角落坐著,目光平靜的看著這一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