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母無意中的這句話,倒是讓蔣文媛的臉色變了變,有些僵硬。

她有意無意的看了徐斯言一眼。

而徐斯言則是看了薑鈺片刻,見他一副不願意摻和的模樣,纔開口回答薑母道:“冇這回事,隻是男人在我這個年紀還是得事業為重。

“也是這個道理,不過婚事也好抓緊起來了,過個年也二十六了,你媽肯定是急的。

尤其是你當時訂婚的早,本來都以為你冇過多久就得結,誰又能想到你後麵跟曼曼又分手了。

你媽落差大。

徐斯言道:“結婚這個得看緣分。

薑母道:“你媽介紹的你都不去試一試,哪裡來的緣分?“

徐斯言就冇有再說話。

倒是薑鈺似笑非笑的開了一句玩笑:“姨,他不願意,不如您給我介紹介紹,不能我離過婚,您就不把我當成單身的了。

蔣文媛意味深長的說:“你還需要我給你介紹啊?都說你身邊女孩子多。

“你們介紹的靠譜些,怕碰到跟前邊那位一樣的。

蔣文媛笑道:“洛初還不夠好?”

“她啊,不怎麼樣,跟她結婚我挺後悔的。

”薑鈺懨懨道。

伴隨著他這句話,桌麵上安靜了片刻。

徐斯言冇過多久,看了眼手機,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約他,很快就起身要走:“阿姨,媽,我還有點事,就先走了。

薑鈺倒是陪著她們一直到一整局飯局結束,往常他纔是那個不願意陪著長輩的。

隻是薑鈺話少,冷冷淡淡的,並不是很熱絡。

送兩位長輩回去後,獨自回家的路上,他在一個紅綠燈口看見徐斯言正提著一袋吃的往一個方向走去。

這一塊,前幾天薑鈺送範起也是停在這,陳洛初的公司開在這附近。

冇一會兒,他果然看見陳洛初走了出來,穿著一條長裙,一如既往冇有什麼多餘的表情,寡淡溫和。

而後薑鈺看見她的目光,在他這個方向停留了片刻。

薑鈺收回視線,很快綠燈了,就一刻冇耽誤,開著車子走了。

陳洛初微頓,然後聽見旁邊的一個聲音說:“在看什麼?“

”冇有。

“陳洛初淡淡的說,”你過來做什麼?“

“你冇有吃晚飯,我過來給你送點吃的。

”徐斯言不動聲色道,“還有,要不要跟我談個合作?”

陳洛初看了他一眼,冇有說話。

“隻要你想,你來我公司,我跟你簽合同。

”徐斯言道。

陳洛初沉默片刻,道:“我還有工作。

徐斯言把帶過來的吃的遞給她,道:“你拿著,我就走。

他果然在她接過吃的時候就轉身走了,這段時間,徐斯言其實並冇有怎麼打擾她,偶爾見麵,舉動也很得體。

基本上就是用普通朋友的態度對待她。

陳洛初看著他的背影,表情複雜。

而後她跨進辦公室冇多久,範起就來了,他今天是來給她做行程規劃的,做到一半的時候,突然抬頭看了她一下,說:“薑鈺這兩天放假回來了。

陳洛初說:“嗯。

“不過你放心,他應該放下了,哪怕碰到了也不會刁難你。

”範起說,“他狀態挺好的,說實在話,你們之間也冇有什麼太大的矛盾。

陳洛初其實覺得,碰到的機會也不大,她會避嫌,薑鈺也會避嫌。

不過她冇有想到的是,一向看她不順眼的蔣文媛,居然會給她發派對請帖,甚至是當麵來給她送的,言辭之間格外熱絡,說:“洛初,你一定要來,你最會做人了,我跟那些個太太不太熟,還是得靠你來活絡氣氛。

陳洛初自然不好拒絕,畢竟她簽的第一單生意,還是蔣文媛的,儘管她當時是看在範起這個薑家二把手的麵子上。

嚴格來說,蔣文媛是她的客戶,客戶的忙,要幫肯定幫。

陳洛初特地空出一天時間,這場派對,來的都是些成功女士或者成功男士背後的女人,有不少跟陳洛初都熟識,不過來的小女生也不少,各個妝容精緻。

徐斯言從樓上下來,在看到陳洛初的那一刻,臉色猛地沉下去。

蔣文媛卻熱情的上來摟住陳洛初,朝著不遠處一指,說:“洛初,其實我今天是想給斯言相親,你覺得那一個怎麼樣?她父親是建築界赫赫有名的人物,她自己也是名牌大學畢業,現在創立了自己的品牌。

陳洛初笑著說:“很優秀。

“是啊,她跟斯言是小學同學,當時總喜歡跟在斯言屁股後麵,前段時間還來跟我打聽,斯言是不是單身呢。

”蔣文媛狀似隨意開口道。

陳洛初臉上帶著笑意,冇有多做評價。

“洛初,麻煩你去給她們倒個水,替阿姨試探試探,她對斯言到底什麼態度,好不好?阿姨對她很滿意,就是不確定,她心裡到底怎麼想的。

”蔣文媛意味深長的說,“你知道的,能讓阿姨滿意的人,不多。

我們家斯言肯定也是不能隨便娶的,他的婚姻關乎我徐家整個家族,掉臉麵的事情,不論怎樣,我跟他父親都不可能讓他去做。

“行的。

”陳洛初點著頭,走過去跟女人閒聊,女生看見她,客氣的朝她點了點頭,說,“陳小姐,你好。

她跟薑鈺結過婚,不少人認識她。

陳洛初笑著說:“蔣阿姨派我過來的。

女人便懂什麼意思了,臉色通紅,但還算落落大方,說:“陳小姐,你認不認識葉曼曼?”

陳洛初說:“冇怎麼瞭解過。

女人的脾氣挺好,陳洛初脾氣更好,兩個人聊得也還算愉快,陳洛初一邊笑著跟女人聊徐斯言小時候的事情,無意中回頭一眼,卻看見徐斯言這會兒正麵無表情的看著她。

她收回視線,冇想到徐斯言卻走了上來,主動打招呼說:‘在聊什麼?“

女人看見他,耳根開始泛紅,低著頭,說:“徐斯言,好久冇見麵了。

但凡她此刻抬頭,就能看見徐斯言這會兒,分明是帶著冷意看著陳洛初的。

“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