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範起收回視線,陳洛初的電話很快打了進來,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:“範總,您說了我還是不明白,您能不能再說一遍?”

“你等我,我馬上過來。

”範起起身,看著薑鈺說,“我有點事,就先走了。

薑鈺掃了他一眼,說:“一起走吧,不想玩了。

範起點點頭。

開車的是薑鈺,他這兩天休假,倒是冇什麼事情,範起一路都在耐心的給電話那頭的人講解,前因後果,知識點,都講得明明白白。

薑鈺掃了他一眼,說:“帶新人了?”

“嗯。

“冇見你帶過新人。

”薑鈺一邊開車,一邊分神說。

“薑總讓帶的。

”範起道。

“女生吧?剛畢業的大學生?“

範起搖了搖頭,冇有再隱瞞,說:“不是大學生,是陳洛初。

薑鈺便冇有再說話。

“薑總扶持她開了一家小公司,陳小姐很多東西都不會,所以薑總派我指導指導她。

提起陳洛初,薑鈺便立刻轉移話題說:“難得回來,明天一起吃個飯吧。

範起到一個路口,就下了車,很快就有一個女人接他進去,隔得遠,是不是陳洛初看不清楚。

薑鈺頓了一下,很快就開車離開了。

第二天,跟範起一塊吃飯的時候,他也同樣在不停的回覆訊息。

陳洛初又是給他打了電話,問他認不認識這次的合作商,想瞭解一下對方的背景。

“你等我一下。

”範起當下給她現查。

薑鈺冇什麼表情的看著他,也冇有說話。

範起對陳洛初很有耐心,隻要是她問,他就必答,儘管隻是工作上的事情,不過看上去,倒有幾分好男人的感覺。

範起也的確是個好男人,跟前女友分手之後,這麼多年也冇有再找。

不亂玩,也不抽菸,很正經,對感情也極其忠貞。

許久之後,薑鈺纔開口道:“要不然你先去忙吧。

範起猶豫了一會兒,說:“今天算我賬上,改天我請你。

一頓飯,都是小錢。

薑鈺懶得爭來爭去的,他點了支菸。

當天晚上,薑家跟徐家一起吃了個飯,薑鈺跟徐斯言之間,基本上就冇有什麼交流。

薑母說:“你們兩兄弟,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上了大學就變得合不來了,分明你們走出去,都有人說你們像是親兄弟,今天都冇見你們說什麼話。

薑鈺似笑非笑說:“本來也不是很熟。

徐斯言則是冷淡的表示,冇有什麼共同話題。

薑母也隻能搖搖頭,跟蔣文媛說:“你看,我們生這倆兒子,性格完全不像。

“阿鈺還好,起碼身邊還有些鶯鶯燕燕的。

我們家斯言,看上去就是個性冷淡,就冇見過他對哪個女人熱情。

“蔣文媛無奈的說,“一大把年紀了,不結婚,也不接受我的推薦,天天就知道忙工作。

薑母說:“斯言,你說說看,是心裡早有人了,所以你媽介紹的你都看不上?”

薑鈺扯了扯嘴角,低頭吃菜,自動退出這個話題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