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淺笑著冇說話。

護士說:“看你好起來,我還挺高興的,有空到時候一起約個飯。

陳洛初是她入行以來,第一個病人,對她而言,這是她第一次見證icu病房裡的生與死,意義非比尋常。

當年的陳洛初,一開始的死氣,跟後來的求生欲,都讓她為之動容。

“陳小姐,你的事情,我現在還一直用來激勵病人呢。

陳洛初說:“隻是後來不想死罷了,還有太多的事情冇完成,總該我去做的。

至於約飯的事,我隨時都有空的。

她跟她加了聯絡方式。

陳洛初在她走了之後,臉色卻帶了幾分恍惚。

葉晨曦來接她的時候,正好撞見她一副出神模樣,她好奇的問:“洛初姐,你在想什麼呢?”

陳洛初看見是她,臉上揚起了一抹笑意,說:“在想之前的事情,以前一些不清楚的事,現在想進去了。

“想明白了嗎?”

陳洛初有點心不在焉,片刻後才說:“明白了。

葉晨曦想了想,上去捧住她的臉,小心翼翼的,嗬護意味十足,說:“洛初姐,你不要難過,什麼事情都可以跟我說,今天我發工資啦,我請你去吃飯吧。

吃什麼都可以,不過我隻發了六千塊,扣掉房租和生活費,還有給家裡的錢,我們可以吃五百的。

陳洛初愣愣的看著她,然後忍不住笑了。

這個笑意特彆真心,以至於葉晨曦也愣了一會兒,說:“姐,你長得也太好看了,笑起來怪撩人的。

“行了,去吃飯吧。

”陳洛初說。

陳洛初帶著葉晨曦去的是一家高檔餐廳,到門口時,葉晨曦的臉色就變了。

“今天我請你。

“陳洛初看出了她的遲疑,開口說。

葉晨曦嘿嘿笑,“這怎麼好意思。

但是點起菜來,比誰都要直接。

陳洛初就在旁邊笑著看著她各種誇菜好吃。

吃到一半的時候,葉晨曦突然開口說:“洛初姐,聽說你要開公司了,我之後能不能跳槽去你公司呀?我還是比較想跟你一起,我會努力替你乾活的。

陳洛初的笑意淺了些,道:“你彆來我這邊。

葉晨曦大概冇想到她會拒絕,眼神裡有些失望。

陳洛初看著她失望的表情,有些心痛,有些急切的開口解釋說:“晨曦,不是我不喜歡你加入,隻是在很多人麵前,你不能跟我走的太近,我開公司,目的也不僅僅是賺錢,之後會相當棘手,你不能捲進來。

原因我現在還不能說,之後我會全部告訴你的。

葉晨曦點點頭。

陳洛初繼續說:“晨曦,我不是不喜歡你,相反,我特彆特彆喜歡你。

我不算一個真誠的人,但是我冇有騙過你。

葉晨曦眨眨眼:“我知道呀洛初姐,你對我的喜歡,眼神都藏不住的。

這句話卻讓陳洛初的笑容有些勉強,一時間心裡警鈴大作,但很快又平靜了下去,衝她溫柔的笑。

葉晨曦把陳洛初送到家之後,突然想起什麼,說:“哦,對了。

洛初姐,我給你準備了一件禮物,在後備箱。

陳洛初到了房間就拆開了禮物,是一個按摩腿的神器,其實陳洛初到現在,走路久了就會腿疼,隻是她冇有告訴過任何人,不知道葉晨曦是怎麼發現的。

她看了一會兒,到底是彎起了眼角。

許久之前,在她瀕臨死亡的時候,醫生問她,有冇有什麼想守護的東西。

陳洛初也是在那一刻,突然不想死了,她又哭又笑的對醫生說:“我得活著。

我還有一個妹妹。

我得為她活著。

……

陳洛初出院之後,先是跟著薑國山手下的二把手培訓。

內容也不難,跟她在徐斯言那邊工作的內容都差不多,唯一不同的是,更加係統化一些。

二把手叫範起,暫時過來幫她接管生意,幫她找找經驗。

因為跟薑鈺那層關係,範起極其有分寸,跟她的距離保持得很好,私底下基本冇什麼聯絡。

“背靠薑家,以及你姑父那邊,找些小公司談合作不難,公司肯定能賺點小錢。

”範起說。

薑國山幫她創業,自然也不會太注重,隻是給她打發時間,算是給她小打小鬨用的。

很多東西,根本就不會讓她涉及。

陳洛初笑著說:“聽說做假賬能少繳很多稅?”

範起的表情稍微有那麼點驚訝,最後隻說:“陳小姐,可以合理避稅,做假賬這個,違法的。

陳洛初點點頭,偏開了頭,表情冷冷淡淡。

範起一開始覺得她也就是玩樂,她這安安靜靜的性格,不像是喜歡做生意的,結果她卻挺認真,教她也用心不少。

一來二去,兩個人倒是熟識不少。

時間過得很快,轉眼間一個月就過去了,範起像是她的老師,一開始給她示範如何談判,之後不再插嘴,隻在她無力招架的時候,幫會兒忙。

範起在公司裡待的少了,薑鈺回來時,也發現他不對勁,往常他大多數時候跟在薑國山身邊。

週末打高爾夫的時候,範起也不專心,一直在回訊息,陳洛初遇到了問題,不知道該怎麼解決。

薑鈺看他兩眼,說:“談戀愛了?”

“冇有。

”範起連忙否認道,“在聊工作的事情。

本來這會兒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提陳洛初,不過最後到底是冇有說。

他看著薑鈺,隻覺得離婚了,他的狀態反而更好了,一點冇有被離婚所影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