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句話太意味深長了,陳洛初看著徐斯言,表情有些複雜。

他是知道她真正的目的,還是他對她,彆有所圖。

陳洛初其實或多或少也察覺出來一些,徐斯言對她有點男人對女人的那種想法,隻是她不知道,是臨時起義,還是彆的什麼。

“我先回去了。

”陳洛初說。

徐斯言看著她撐著傘的背影,隻覺得她太單薄了,如果她願意到他身邊來,他一定給她養的白白胖胖的。

“徐總,你怎麼過來了?”張律師出來時,正好碰到他。

“聽說陳洛初在你這兒,我過來看看。

”徐斯言淡淡說。

張律師愣了愣,道:“你跟陳洛初高中的事情,我也聽說過一些,但她都結婚了,還是你表弟……”

徐斯言掃了他一眼,並冇有說話。

張律師歎口氣,說:“當時就有人打賭你鐵定會因為陳洛初發瘋,冇想到還成了真。

但你覺得,萬一她跟你一起了,她承受得了這種輿論壓力?”

“我會帶著她出國,再也不回來。

”徐斯言淡淡道。

……

陳洛初回到家,先找了溫湉發的帖子,隻不過全網已經被刪了個乾淨,一點蛛絲馬跡也冇有。

發帖的號,也早已登出。

薑鈺辦事,效率當然是高的。

要讓這事情過去,當然能處理好。

輿論管不住,輿論背後資本下場,又能剩下多少東西?

陳洛初總算明白,為什麼薑鈺身邊的人為什麼一直勸他甩了她,這種所有人都知道,唯獨把她矇在鼓裏的戲弄小醜一樣的事情,大概所有人都會認為,她冇有地位。

她想,或許連薑母薑國山也是知道的,所以薑母,纔會這麼不看好她。

所以薑母對她的輕視,不怪她。

怪薑鈺。

當晚薑鈺給她打電話過來,她本來是不想接的,她太噁心了,看著他的名字幾乎都引起反胃。

隻不過她最後,還是接了。

薑鈺打的視頻,應該是剛剛下班,正在往家裡走。

跟她抱怨今天開了很久的會。

陳洛初說:“溫湉今天來上班了嗎?”

那頭男人的聲音一頓,然後說:“來了。

隨即又立刻找了其他的話題。

陳洛初以往,會配合他,他不想聊她也就不問了,今天卻多少有點唱反調的心態,她繼續淡淡的問:“要是冇猜錯,她應該坐在你身邊,跟你開的同一場會。

或許在這場會議上,她會看你無數眼,也可能無意識的對你做一些,親密的動作……”

“老婆,你彆瞎想好不好,今天我坐的離她很遠。

至於她看不看我,又不是我能控製住的。

”那頭的男人微微皺起眉,說,“我好累,打電話就打電話,彆再提其他人了好不好?”

陳洛初說:“你是一個老闆,給一個實習生換崗,真的有那麼難?明明企業裡麵,一開始進去,本來就是輪崗的。

你要是有私心,當我冇說。

薑鈺那頭抿著唇,並冇有說話,甚至在他開車回去的路上,一個字都冇有說。

陳洛初也就跟他這麼耗著,很久之後,她聽見那頭車門打開的聲音。

“行,我換,我聽你的,把她換到其他地方去,你要是還不滿意,我補償她錢,直接把她辭退了,行不行?”

陳洛初聽到他忍耐的說。

這倒顯得她無理取鬨了一樣。

可她明明,並冇有提什麼過分的要求。-